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皮皮读书网 >> 山河盛宴 >> 第207章 平妻?

第207章 平妻?

门被关上。

燕绥立即想要撒开扶着易秀鼎的手,并且趁着外头的光亮,一把抽出了她肩膀上的针。

之前那针射来时候他没帮她挡,只弹指令针尖稍偏,避过要穴。一来避免和易燕吾直接冲突,二来他还是觉得,让易秀鼎吃点苦头更恨易家,说不定有好处。

黑狱太黑,怕抽针抽不好,他不得不亲自扶易秀鼎出来,此刻手指隔空弹在易秀鼎肩膀上,唰唰两下,带血的针飞出钉在墙缝里。

随即他松手,也不管人家现在有没有力气站立,随口道:“你应该能自己出去吧?我先走了。”

他挂心文臻,迅速转身,但随即背后一热一重。

易秀鼎扑过来,抱住了他。

……

段夫人院子里,虽然已经安静下来,但每间屋子灯都亮着,似乎还在等人归来。

易云岑站在院子中央,听着外头动静,蓦然咬牙,蹿到墙边。

一阵风起,风极大,卷得外头一圈围得严严实实的护卫都不禁闭上眼睛,蒙头躲避。

他的脚尖已经蹬上墙壁。

却忽然被一只手拽了下来。

易云岑回头,就看见文臻的脸,被风吹得眯着眼睛,手却抓得死紧。

易云岑心底发急,却知道她身体不好,不敢用蛮力,只得下来,正想掰开她的手指,却见文臻一拳击在他腰眼处。

他呼地一声打着转飞起来,轻飘飘地被抛到了两丈外,在空中连转好几圈,落地时一阵头晕,然后被已经赶来的文臻,三两下用腰带绑住了手,二话不说拖进了她和燕绥的屋子里。

易云岑又怒又急,却不好意思喊,在自己院子里被一个病恹恹的女子一拳头撂倒这种事打死他也没法求救。

文臻算死了他的要面子,笑呵呵把他牵进屋子,按着他坐下,又塞块糖给他,道:“想救你姐姐?莫急莫急,我夫君已经去救了。”

“他行吗!”易云岑瞪大眼,“黑狱机关重重,很可怕的!”

“没事没事,放心等着罢。”

易云岑不说话了,低着头,也不吃糖,文臻在他对面慢悠悠地吃零食,眼看着那垂下的头颅纷披的长发里,渐渐的,有一滴又一滴晶莹落下来。

她转开眼光,又拈了一块话梅。

好半晌,才听见那孩子吸了一下鼻子,含糊地道:“都怪我,都是因为我……”

文臻笑了一下,道:“遇见事先拼命往自己身上揽责任,对那事情本身有用吗?”

易云岑的头垂得更低了,“那我去和他们说,我不要做这个继承人了……”

“然后他们觉得你学会耍心眼了,在以退为进,下手更狠了。”文臻点评。

“那我怎么办!”易云岑猛地抬头,“就这样为了我并不想要的那些,眼睁睁看着那些捍卫我的人不断被牺牲吗!”

文臻叹息一声,探身拍拍他的肩,“来,吃糖,甜食会让人心情好哟。”

易云岑接过糖,觉得对世事,对眼前的人,都有种无能为力感,泄愤般地猛地将糖塞进嘴里,大口地嚼。

随即他听见文臻道:“你知道问题出在哪里,知道该怎么做。只是你之前一直不愿去想而已。你已经被架在了火上,要么被烤熟,要么跳下烤架把别人架上去。少年,努力吧,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易云岑狠狠把糖咽下去,想了半晌,重重嗯一声。

文臻本就想趁着今晚的事件和他谈谈。凡事得未雨绸缪,收回刺史权柄之后,确实还是需要熟悉长川熟悉易家的人帮手,易人离离开易家太久,厉以书完全一抹黑,纵观易家,病的病恶的恶,只有这少年心性纯良,资质也不错,如果能在掌握一定权力后和平归顺,对长川安定过渡也是有好处的。

鲜血,少流一点总是好的。

但这需要慢慢来,先种下种子。

她打算结束话题了,易云岑却不想走,低头沉思了一会,忽然道:“我听祖母说了,你们想促成两易合并。但我瞧着这不可能。依我说,趁着还没闹大,你们便走了罢,记得把十七姐也一并带走。”

文臻:“嗯?”

“我十七姐能文能武,才能出众,也是易家人,能帮着你们。带她走吧,你看她过的是什么日子?她那性子,留在这里就算不被人害死,也迟早会累死。”

“你倒是会安排,你问过你姐的意思么?”

易云岑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其实我姐出身易家很远很远的偏支,算不上有多少易家的血缘,这事大家都知道。咦,对了,十七姐向来对男子不假辞色,我倒觉得她待易铭哥略有些不同,要么让她改个姓,也嫁给易铭哥吧,我们易家的小姐不能为妾,做个平妻行不行?”他越想越觉得此事可行,兴奋起来,“如果我能做了家主,易铭哥娶了十七姐,那两易就真的可以谈合并的事情啦,你觉得好不好?”

“不好。”

文臻一瞬间险些以为这话是自己说的,随即反应过来,回头看去。

正看见鼻子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燕绥,以及面色冷硬,站在他身后一步之遥的易秀鼎。

易云岑看见这两人也呆了呆,但他是个心大的,瞬间便忘记了自己刚才的胡扯乱弹,跳起来便迎上去,“十七姐,你回来啦!你没事吧!”

易秀鼎一言不发迎上来,扭住他耳朵就往外拽,易云岑啊啊啊地叫:“十七姐你做甚!啊啊别扭啊我痛,别扭啊十七姐!”

易秀鼎脚步不停地把他一路扭了出去,步子很快,也不知道为什么,下台阶的时候脚一滑,险些栽倒,易云岑发出一声惨叫,易秀鼎急忙松手,以免真把他耳朵扭下来。

易云岑捂着耳朵怒道:“十七姐你用那么大劲儿做甚……”忽然他停住了。

易秀鼎侧对着他,笔直站着,不知何时,颊上蜿蜒一道晶莹的水迹。

易云岑呆呆地看着,一时反应不过来这是什么,主要他这么多年,从未看见过十七姐脸上出现这种东西,也不觉得十七姐脸上会出现这种东西。

他心忽然猛烈地跳起来,觉得,也许,可能,自己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

易秀鼎立在阶前,天阶夜色凉如水,而心也似浸在凉水里。

这月色皎洁剔透,她却觉得沐浴在月光中的自己,从里到外肮脏透顶。

透过月光就好像看见先前的自己,极度的苦痛愤怒悲哀里,忽然就失去了控制,脑子里一片空白,等到从空白里醒转,她已经抱住了那人的腰。

他似乎有点僵硬,她嗅见他身上的淡淡的好闻的气息,似杜若,如松兰,微微硬朗却又馥郁的香气,黑狱的腥臭血腥气息都掩不住的高贵。

她的手颤抖起来,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做出了这样的举动,下一瞬间,在她还没想好到底该怎么做的时候,他腰背一振,一股大力传来,她生生被弹开。

犹如当面一个耳光,打得她眼冒金星,她听见自己的后背撞在石壁上的声音,沉闷,连肺腑都似要呕出血来。

等她抬头,他已经出了黑狱的门,连一个背影都不给她留。

她怔怔地望着那连开的六扇门,红白黑灰紫各种混乱撞入眼帘。

此生以来从未如此嫌恶自己。

也不知道是怎么出刑堂的,浑浑噩噩一路回来,本想就这么赶紧回房门一关,结果又听见易云岑的那个提议。

简直又像一耳光,火辣辣扇在原来的伤痕上。

愤怒屈辱和自我厌弃交织,她不敢看那两人的神情,直到此刻出了门,一个踉跄后,忽然便觉得心上仿佛裂了一条缝。

她仰起脸。

十几年的孤独寂寞苦痛伴随此刻的自弃,宛如滔滔长河,在这一霎,从那裂缝里,汹涌地奔腾而出。

……

燕绥和文臻久久没有说话。

那对姐弟在阶梯上的一切两人都看在眼里,看见易云岑的怒骂,易秀鼎的松手,易云岑的震惊,和背对他们的易秀鼎忽然越发孤绝的背影。

文臻心中百味杂陈,也不知道该说什么,那人的痛哪怕隔着一道墙都如此鲜明,她连吃醋都觉得沉重。

却见燕绥哗啦一下脱了外袍,顺手扔了腰带,还要将这两件扔出去,文臻赶紧伸手拉住。

这要扔出去,外头那位还没走,看见了,估计也就活不成了。

她抢下衣服腰带,随手塞在燕绥看不见的角落,平日里少不得要装吃醋,此刻也不敢,生怕燕绥为了表明心迹,做出什么决绝的举动来,那就真的难堪了。

只是她虽然谨慎,燕绥却非同常人,脱了外衣后还没完,又脱里袍,还拉开门,看样子要探头出去唤人,文臻一把拉住他,“你要做什么?”

“洗澡。”

“这半夜三更的洗什么澡!”文臻拼命把他往后拉。心里又好气又好笑。

是不是剧本拿错了?

不是应该女主角被人占便宜了拼命洗澡,在浴缸里把自己搓掉一层皮疯狂摇头哭着说我好脏我好脏吗?

燕绥你这样抢戏真的好吗?

不管好不好,反正不能洗,虽然那姐弟二人已经走了,但这大半夜的喊人烧水洗澡比刚才扔衣服还惊悚。

文臻觉得自己今晚简直可以荣膺一个东堂圣母奖,男朋友被人占便宜了,她不仅不骂小三揍男友还得安抚受了侵犯的男友,还得保护可怜的小三。

十八流编剧都不敢这么写。

“不用洗澡啊,脱了衣服不就行了?你回来衣裳整齐的,人又没碰到你什么是不是?要么你看这样行不,我抱抱你亲亲你,用我的气息覆盖掉别人的,好不好好不好?”

燕绥这才停手,斜着眼睛看她,这一霎月光在他脸上半明半暗,瞧着邪气又俊美。

文臻隐隐觉得,他好像又发生了变化。

前段时间的甜萌淡去许多,身上多了一种烟气般的淡淡的邪和冷,像深山明月下幽黑的祭坛上,腾起游转无定的云雾。

随即他笑了,懒洋洋地道:“如此甚好。”

文臻看着他迈着大猫一样的步子向自己行来,像一只华丽的豹子优雅地逼向猎物。

她忽然觉得自己上当了。

这货是不是故意的?

这样作一下,她自然不会再找他算账,不仅不会算账,还会加倍安抚。

啊啊啊这个奸猾似鬼的混账!

“我很好奇,用气息覆盖是怎么个覆盖法?”

燕绥满意地吃吃笑着,一斜身靠了上来,一手揽住她的肩,把她往怀里一带,半边脸颊往她面前一侧,笑道:“来吧,来覆盖我吧!”

又一语双关。

文臻瞪他半晌,忍不住也笑了,凑过唇去,在他光滑冷洁玉一般的肌肤上啾了一口。

这一口啾得有点用力,果然留下了一个红印,文臻嘻嘻一笑,爬起来捧着他的脸,笑道:“不行,不对称。”

燕绥微笑望着她,微微仰起脸,乌黑的眸瞳里倒映着她的影子。

他这样仰起脸的姿态,脸型线条美妙精致,一双眸子辉光流转,瞧得人心要跳鼻血要流,文臻捧着他的脸,一时有点不舍得下口,装模作样对着另一边的红印比了半边,叽叽咕咕地道:“种草莓得对准了,可不能歪了……”一边把唇凑上去,比了一比,又比一比,促狭地笑一声:“哎呀不对,再来!”

燕绥低笑一声,道:“又使坏了是不是?”一个翻身,文臻已经在他身上,正好把唇印在那另一边脸颊上,肌肤的透骨香腻腻地传来,文臻笑着用力压了压,“哎呀不好,这边印子又重了,要不要那边再补一下腮红?”

“我来补吧!”

低笑迤逦,一室香暖。

……

段夫人小院一室香暖,易家大院外的长街则灯火暗昧不明。

大路上已经没有了雪,地面却冻得梆硬,因此人走上去脚步声便有些短促,听来匆匆。

脚步的主人,是一个披着黑色大氅的男子,身段高颀,风姿优雅,脚步虽快,姿态却很从容。

他身后跟着一个提灯照亮的老仆。

这里是主城的西坊,历来是十八部族的族长和重要人物的聚居地。当年易勒石划这片地给十八部族的时候,部族间关系还不错,如今十八部族关系不和,渐分为两派,住在一起已经有些不安全。所以,哪怕易勒石因为十八部族的人多半性情暴烈,怕和他的百姓住一起容易引发矛盾,并不允许十八部族的人出去居住,但还是有很多人搬了出去,尤其西坊关系不和部族之间相邻的宅子,更是早就成了空房。

但今夜有些奇怪,那些往日黑沉沉的中间宅子,今日反而灯火通明,像在等待着什么人。

和西坊只有一条街道之隔的胭脂市,则红灯一片,脂粉香蕴,远远的还有丝竹弹唱之声传来,隐约还有大片捧场叫好之声。

熟悉这一片花街柳巷的人都知道,长川的才子墨客们都爱逛胭脂市,有了好诗词都爱在胭脂市招摇。因为说不准就会被那个爱诗词也爱美人的长老堂求文长老遇见,就可一步登天,成为长川易家的座上宾。

走在路上的披着大氅的男子,对那勾人的胭脂乡看也不看一眼,身后老仆,晃晃悠悠提着灯笼。

灯笼的光斜斜映在地面,映得人影幢幢如鬼影。

大氅男子一瞟那灯光,似乎怔了怔,忽然一个大转身,拐上了去胭脂市的道路。

那老仆怔了一下,急忙跟上,手中灯笼一荡,隐约照见檐角的黑影。

大氅男子个子很高,脚步很快,转眼到了胭脂市,直奔方才呼喝声音最响的花楼,人还没到,已经大声道:“我有佳词奉上,求文长老何在!”

里头立即有人应声:“上来!”

两盏红灯迤逦而至,吱呀一声大红门扉开启,那大氅男子大步跨上台阶。

忽然一片剑光如冷雪,自门楼之上铺展而下,直扑男子面门。

旁边那老仆吓得腿一软,灯笼滚落在地,他慌忙去捡,脚下在台阶上绊了一个踉跄,竟骨碌碌滚入花楼里。

而大氅男子临危不乱,猛地退后,同时长臂一伸,一把将里头举灯出来迎接的人拽了出来,往飞身而下的刺客怀里一塞!

一声尖叫。

女子惊惶的声音能刺破人的耳膜,但是有人比她更惊。

刺客头上的风帽掉落,露出林飞白有些苍白的脸,他一低头就看见怀里衣着暴露的丰腴女人,手一抬就会擦着那些裸露的肌肤,这让他瞬间失了方才出剑的凌厉,怔在了当地。

只这么一怔,那大氅男子便飞身往后掠起,转眼出去好几丈!

一阵风过,又一条人影掠了过来,经过林飞白时,猛地一巴掌拍在他后脑勺上,怒道:“女人都没摸过,没出息!”

林飞白醒神,一把推开那女人,正要向那大氅男子逃逸方向追,眼角忽然瞄见门楼里头那个提灯的老头已经站了起来,此时那老头腰也不佝偻了,姿态也不老迈了,明明长身玉立,飞身而起的身形看来更是十分熟悉,他一惊,急忙道:“上当了!障眼法!那个老仆才是唐羡之!”

他一边低喝一边掠向那老仆,手还没触及那老仆肩膀,老仆身子一弹,腋下一张,乌压压一片寒光爆射,林飞白听见身后一声惊叫,想起刚才出来接的两个妓女,正在这暗器的射程之内。

路人无辜,怎可被牵连?

他不得不后退一步,抓起两人往旁边一扔,眼看那老仆射出暗器后便要逃开,飞身向前猛扑。

眼看就要扑到人,忽然身子一紧,后衣领被人抓住。

这虎爪之势,不用看也知道是谁干的。

当年他犯了错误就被这样抓着衣领往主帅大帐前,一个特制的钩子上一挂一天。挂到他想死。

“你又干什么!”林飞白眼睁睁地看着那老仆飞快逃走,气到咆哮。

头上又挨了一个爆栗儿,某人恨铁不成钢地叹:“我又不是地主,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傻儿子哟!”

一边骂儿子一边衣袖一拂,一股掌风撞到那老仆,那人往前一栽,轰地一声巨响,竟然炸了。

血肉溅开一地,连带刚刚赶来的楼里的几个护卫都被波及。

如果不是林飞白被他老爹拽得死紧,现在那里想必一定有一块他。

林飞白如堕冰窟。

如果那老仆是障眼法和人肉诱饵,那么……

他眼眸微微睁大,再转向方才的长街,那大氅男子哪里还有踪影?

身边,“提堂长老”无奈地轻声叹息,道:“南燕北唐……能和殿下齐名,果然名下无虚。”

喜欢山河盛宴请大家收藏:(www.pptsw.com)山河盛宴皮皮读书网更新速度最快。

山河盛宴最新章节 - 山河盛宴全文阅读 - 山河盛宴txt下载 - 天下归元的全部小说 - 山河盛宴 皮皮读书网

猜你喜欢: 废材狂妃:修罗嫡小姐双生乱掌贵公主殿下的开挂生活闺宁闺范秀色满园闺色生香嫡女风华钗头如霜厨妃之王爷请纳妾毒妃在前,王爷在后田园蜜宠:农家小娘子火辣辣兽妃凶猛:帝尊,请躺好!小小王妃驯王爷娇娘医经穿越之落逃王妃后宅那些事儿重生之娇女君宠不休:夫人要爬墙君九龄药门仙医清朝穿越已婚妇女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人深宫娇宠:皇上,太腹黑!炮灰攻略
完本推荐: 完美世界全文阅读某御坂妹的综漫之旅全文阅读无尽丹田全文阅读北宋大丈夫全文阅读恶魔囚笼全文阅读来自地狱的男人全文阅读修真界依然有我的传说全文阅读佳婿全文阅读混乱中立迦勒底[综]全文阅读黄金瞳全文阅读偷天全文阅读巫神纪全文阅读混在三国当军阀全文阅读明朝败家子全文阅读宅师全文阅读后福全文阅读文娱不朽全文阅读通天大圣全文阅读我的身体有bug全文阅读烟水寒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武破九荒归向领主大人是吸血鬼重生之最强大亨狩猎好莱坞炮灰修真指南最爽新人生魂帝武神重生八零锦绣军婚游戏之狩魔猎人头狼杀神岛沧元图最强特种兵之战狼剑骨刃千谜席爷每天都想官宣重生柯南当侦探我震惊了全世界巨门卷原始部落大冒险我的家里居然有矿总裁校花赖上我影视世界当神探墨唐大佬从不吃软饭末日乐园永恒圣帝重生宋末之山河动绝色魔医:神帝,太难缠

山河盛宴最新章节手机版 - 山河盛宴全文阅读手机版 - 山河盛宴txt下载手机版 - 天下归元的全部小说 - 山河盛宴 皮皮读书网移动版 - 皮皮读书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