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皮皮读书网 >> 龙图案卷集 >> 【捉妖人】

大半夜的,冰天雪地旷野荒郊,突然传来了女人的哭声,夹在风雪里飘出来老远,却无法确定方向。

展昭将小四子抱起来,以免他的靴子被雪弄湿了冻到脚,边往远处的雪地张望——不会真的那么邪门吧?

白玉堂也走了出来,觉得事有蹊跷,就决定去看看。

“玉堂,我跟你一起去。”展昭说着,将小四子交给了身后跑出来看热闹的公孙。

白玉堂回头,对着远处军营的马厩打了声口哨。

随着口哨声落下,众人就听到马嘶声传来,没一会儿,白玉堂的坐骑白云帆直接从马厩里蹦了出来,甩开四蹄吐着白旗,一直冲向雪地。

白玉堂纵身上了马背。

而白云帆身后,溜溜达达好奇地跟出了展昭的爱马枣多多。

枣多多一双大眼睛眨啊眨,歪个头瞧着展昭,像是在问——大半夜的干嘛去呀?

展昭抱着胳膊瞧它——你就不能有点气势?

多多直接打了个哈欠,想回去再睡,被展昭拽住。

其实这一折腾,大军基本都醒了,好些将士都探头探脑往外看,刚才白云帆蹦出马厩那气势,以及一跃上了雪地那矫健身姿,众将士都忍不住感慨——白龙驹啊!果然是不逊于黑枭的宝马。

再看枣多多。

多多最近伙食不错,它本来也挺胖的,最近更是珠圆玉润,而且一双大眼睛看着特可爱,一天到晚歪着头跟打听八卦的小四子神情接近。众人都有些想笑,可惜展昭一代大侠啊,这坐骑不够霸气,看着还有点二。

众人正乐,展昭已经翻身上马,轻轻一拍多多脑袋,“瞌睡醒了没?”说完,一甩缰绳……

就见枣多多突然打了个响鼻,“嗖”一声窜出去了,一跑起来,鬃毛就炸开了……火红一片,往雪地里一炮火烧一般,而且速度极快……追着前边白云帆就去了。

众人张大了嘴——果然马也不可貌相!

赵普摸着下巴自言自语,“难不成还真有天母啊?”

正琢磨,就感觉有谁拽他衣袖,回头一看,就见黑枭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跑出来了,瞪圆了一双眼睛盯着他看,咬着他袖子甩头,那意思——人家都跑了,你就在这儿看啊?我不管!我也要跑!

赵普往马厩推那疯马。

黑枭跟他对视,示意——要跑!

赵普望了望天,其实他也好奇,他比较想看看嘴里长了三排牙齿的天母什么样子,于是就准备悄悄骑上黑枭,只是还没翻身上马,就感觉衣摆被人抓住了,回头看……包拯拽着他衣摆,黑着脸看他。

赵普叹了口气,乖乖下马。

黑枭直踹地,赵普对紫影摆手,“把这疯马拽回去。”

紫影带着几个影卫跑过来,拽着死活要出去活动筋骨的黑枭返马厩。

展昭和白玉堂循着声音跑出去挺远,此时风雪倒是小了很多,但是夜色深沉,放眼望去除了白茫茫一片,也实在是看不到什么。

两匹马也停了下来,四蹄踩着雪地,打着响鼻,一团一团地白起从嘴里出来。

白玉堂看了看四周围,问展昭,“哭声没了?”

展昭一摊手——貌似是没了。

两人正疑惑,枣多多突然往旁边走了几步,还回头看展昭。

展昭顺着它走过去的方向看,微微就皱眉,伸手指着远处的血地问白玉堂,“那是什么?”

白玉堂顺着展昭手指的方向往远处望——就见远处一片空地上,有一滩红色的血迹。

两人对视了一眼,下马跑过去看,就见地上长长一串脚印,已经差不多被风雪改掉一了半,还有大片的血迹,滴滴答答地跟着脚印往远处延伸……直到林子的深处。脚印凌乱,似乎不像是一个人的,还有马蹄印子,但是朝着相反的方向,可能马受惊跑走了?

展昭小声问白玉堂,“该不会是那天母已经咬死人了,拖着往林子里去了?”

白玉堂看了看展昭,问,“如果事先没听过天母的传说,你会怎么想?”

展昭想了想,“有个女人被野兽攻击了或者被人攻击了,受伤了,流着血,跑进林子里去了,然后走不动了就开始哭了。”

白玉堂一挑眉,“那你现在觉得哪种可能性大点?”

展昭眨眨眼,“第二种……”

说罢,两人随着脚印,快速奔向了林子。

进入林子,果真就听到有人的气息,似乎比较虚弱。两人循着气息往前,绕开几棵灌木,很快找到了血迹,就见不远处的一棵树下,一个穿着白色狐皮披风的女子,正抱着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

展昭和白玉堂一惊——不是吧?

那女子突然一回头,看到了两人后似乎愣了愣。

展昭和白玉堂也愣了愣——这姑娘看起来不像是在吃人啊,起码嘴上没血,貌似嘴巴也不大,应该长不进去三排牙……

正想着,就见那女子一把护住身边的人,紧张地看着白玉堂和展昭,“你们是谁啊!好人坏人?活人还是妖怪!”

展昭和白玉堂看清楚了——就一排牙!

白玉堂盯着那姑娘看了一会儿,想了想,“你是薛白鬼的妹妹?“

那姑娘这会儿也没那么激动了,盯着白玉堂看、,突然又惊又喜地喊了起来,“白大哥!白大哥救命啊!”

展昭看白玉堂。

白玉堂点点头,“薛白鬼的妹妹,白鬼山庄的大小姐。”

展昭纳闷——白鬼山庄的大小姐怎么一个人在荒山野林?还带着个全身是血的人。

白玉堂快步上前,蹲下看她身边的人。

就见姑娘身边是个头发灰白的老头,脖子上一道血口,流了好多血,双唇发白奄奄一息。

白玉堂也没认出来是谁,不过眼熟,应该也是白鬼山庄的人,于是一把扶起那老头,快速带回军营医治。

展昭过来扶那位姑娘,就见她脚扭伤了。

那姑娘被展昭扶起来,一瘸一拐往回走,边担心,“我二叔没事吧?不会有事吧?”

“前边有神医在,送过去如果没断气估计是有救的。”展昭到了林子外边,就见白云帆和枣多多都在。

白玉堂估计觉得时间紧迫,于是施展轻功带着老头去医治了。

展昭想扶着姑娘上白云帆,但是白云帆突然让开几步。

展昭无奈——这马脾气贼大,除了白玉堂谁都不让坐,有时候甚至觉得它比那匹疯疯癫癫的黑枭还难伺候。

展昭无奈,拽着枣多多过来,拍拍它脑袋让它乖些。

枣多多瞧了瞧那姑娘,见她站都站不稳,于是就乖乖站着不动了,展昭将那姑娘扶到枣多多背上,一手牵着多多,一手牵着白云帆的缰绳,往回走。

那姑娘似乎筋疲力尽了,趴在枣多多背上,看着展昭,问,“少侠怎么称呼啊?是白大哥的朋友么?”

“哦,我叫展昭。”展昭回话。

那姑娘一惊,“南侠展昭?”

展昭笑了笑,心说你个丫头可别说怎么这么年轻怎么这么瘦什么的……

“展大侠!”姑娘倒是没说什么瘦和年轻,而是睁大了一双眼睛,两个腮帮子红扑扑地盯着展昭道,“我听过好多你的事情!”

展昭倒是有些尴尬,笑,“薛小姐……”

“我叫薛白琴!”这薛小姐倒是很开朗,展昭觉得要不是她二叔出了事,这应该是个叽叽喳喳活蹦乱跳的姑娘。

“你们怎么会半夜在雪地里?”展昭就问,“刚才哭的是你?”

“不是我!”薛白琴一个劲摇头,“不过都怪我!”

展昭不是很明白,这时,就感觉白云帆咬住他袖子扯了扯。

展昭不解看它。

白云帆对着自己背后甩了甩头,雪白的鬃毛上雪花落下。

展昭不是很确定地看白云帆的马鞍,心说——你是要我上去坐?

白云帆打了个响鼻,往展昭身边靠了靠,像是催促他快点!

展昭笑了笑,拍拍白云帆的马脖子,回头想继续问薛白琴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可是白云帆一把扯住他袖子直甩,似乎不想让他继续跟薛白琴说话了,赶紧上来!

展昭伸手摸了摸它马鞍子,再次看它,像是问——真的假的?你平时都不让人碰,别我待会儿一上去你就掀我下来,那我可没面子啊!

白云帆见展昭没动,就拿脑袋拱他。

展昭一拽马缰绳,上了它背。

白云帆突然一撒腿……跑向军营了。

“唉?!”展昭回头看。

枣多多歪着头在后边看着被白云帆“抢走走”的展昭,一脸茫然——帆帆干嘛抢我主人?!

展昭赶紧对它招手,心说白云帆是不是嫌走得慢没耐心了?他不忘冲着薛白琴喊,“薛姑娘,抓紧缰绳啊!”

薛白琴下意识地抓住缰绳,同时,枣多多也狂奔了起来,追着白云帆去了。

薛白琴这才看见,原来前方一片白雪皑皑之后,是驻扎出几里地去的军营,比想象之中的,还要气派!

白玉堂已经将受伤的老者放到营帐中,公孙检查了一下,微微皱眉,拿出银针给他止血,边说,“流血太多,年纪又大,有危险。”

这时候,展昭和薛白琴也到了。

那位受伤的老者,虽然薛白琴称之为二叔,其实并非她真正的二叔,而是薛白鬼的得力助手,二爷陈墨。

白鬼山庄规模庞大,人数也多,什么二爷三爷铁定不少,陈墨还是陈黑众人都没听说过,不过公孙对伤口的描述倒是引起了众人的怀疑。

只见公孙给陈墨止住血之后,抬头说了两句话,第一句,“死不了。”

众人松了口气,第二句,“被咬了。”众人皱眉头,一起看薛白琴。

薛白琴倒是也不惊讶,此时情绪也平复了,说,“都怪我非要大晚上的赶路回山庄,我们刚才正赶路呢,听到林子里传来哭声,二叔说别管,可我非要去,二叔就让我再林子外边等着,他进去看。我等了好一会儿,哭声停了,但是二叔没出来,我就跑进去,看到血迹,追着血迹走到林子里,看到一个女人趴在我耳熟身边,好像咬他脖子呢,我喊了一声朝她挥了一马鞭,她就跑进林子里去了。”

众人听得张大了嘴——咬人的女人?莫不是……

“我还以为天母只是传说,那个女的该不会真是妖怪吧!”薛白琴扁着嘴,“大哥要关我禁闭了,还好二叔没事啊,不然我死了算了。”

众人彼此对视了一眼——真有天母?不是那么邪门吧?

“薛姑娘,可否形容一下那女子长相?”包拯问。

“嗯,我没看太清楚,穿了一身白……还是淡紫色?还是淡黄色?还是藕色……

众人听得嘴角直抽,这姑娘有点二,连颜色都分不清楚。

“你看到她咬了你二叔?”公孙追问。

“这个么……”姑娘仰起脸像是回想,“她的确趴在我二叔身上。”

“她嘴上有血么?”赵普问。

薛白琴想了好一会儿,突然一挑眉,“好像没有哦……她有回头看我一眼!脸挺白的,貌似没血,也可能擦了?”

众人面面相觑——怎么说呢,这姑娘糊里糊涂的,不是很可靠的样子。

“你们怎么大半夜冒着风雪赶路?”白玉堂虽然跟薛白琴不算很熟,不过白鬼山庄规矩很严,薛白鬼说一不二,而且薛白琴并不算是刁蛮任性的类型。他俩之所以认识是因为薛白琴很细心地照顾秦黎声,属于知书达理又懂事的类型……非要大半夜冒着风雪赶路,不太合理。

“呃……”薛白琴突然犹豫了起来,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东张西望还有些局促。

众人也不追问了,也许人家真的赶时间呢。

“咳咳……”

这时候,陈墨咳嗽了一声,缓缓地苏醒了过来,他睁开眼睛第一件事情就是到处望,边张嘴,“小姐……”

薛白琴赶紧过去握住他手,“二叔,我在呢!你怎么样啊?”

“没事……”沉默似乎还有些不清醒,糊里糊涂的,“有点晕……”

薛白琴抬头看公孙。

公孙笑了笑,“我给他上的止痛药会让他晕乎乎的,没关系,明早就好了。”

薛白琴放心,给陈墨盖好被子,道,“二叔你快睡会儿。”

“不能睡,还赶路呢……”陈墨看来真糊涂了,跟说梦话似的,“万一错过了,就看不见你梦中情人……唔!”

沉默话没说完,薛白琴一把捂住他嘴巴,脸通红左右看。

众人心中了然,难怪这丫头这么急了,原来会情郎去啊,于是也识趣地仰脸望天,就当没听见。

公孙赶紧对薛白琴摆摆手,那意思——放手啊,老头被你闷死了。

薛白琴赶紧放手,顶着张大红脸到一旁去了,没脸见人。

包拯让人腾出了一辆小一点的马车,抬着陈墨去休息,明日一早,送薛白琴和沉默一起回白鬼山庄。

等薛白琴走了,白玉堂就见展昭站在帐篷外边望着远处的林子。

“怎么?”白玉堂走到他身边,“想再去找找天母啊?估计早就逃走了。”

“我只是奇怪。”展昭道,“天母不是一年前就不再出现了么,为什么我们一来,她就跑出来吃人了?还正巧被我们碰上?”

“其实未必是天母。”白玉堂抱着胳膊,“等陈墨醒了问他最清楚。”

展昭仰起脸看了看天色,此时,雪差不多停了,但是保不准什么时候又会下起来。

“我想再去林子里看看。”展昭话出口,白玉堂点头,“一起去吧。”

两人跟包拯说了一声,包大人点点头,欧阳少征带了些人马,跟两人一起去。赵普好奇非要去,公孙正好也想看看血迹,就跟他一起来了,反正人马众多,那天母就算真的在也应该吃饱了。

林子里,众人开始寻找。

血迹被薄薄的一层雪花盖住了,小四子裹成个绒球,让赵普抱着。

公孙拿着一片竹片,轻轻刮掉上面一层雪。

血迹是喷溅上去的,挺长,然后是拖拽,之后滴滴答答往前延伸。

公孙看着,微微皱眉。

“有什么不妥?”赵普上前问。

“如果是被咬的……流了那么多血,那姑娘脸上不可能没有血。”公孙觉得不妥。

“那就不是被咬,而是被人袭击了吧?”赵普推测,“或者,是被咬了,但不是被那姑娘?”

这时,前方展昭和白玉堂找到了一串脚印,通往树林深处。

“两个人?”白玉堂低着头看脚印,似乎是一个跑、一个追……

“那是什么?”展昭指了指前方的雪地。

白玉堂走了过去,蹲下捡起来看看——就见是一块桃木的腰牌,花纹很特别,像是几个字扭在了一起,看着很像是符咒。

“写着什么?”展昭看不明白。

“这是驱鬼的。”

展昭和白玉堂回头,就见欧阳抱着胳膊托着下巴站在两人身后呢。

“驱鬼?”白玉堂将腰牌给他仔细看,“你见过?”

“见过。”欧阳道,“西域一带很多捉鬼人都会带着这样的腰牌的,沾上血后印一下,就能当驱魔符来用了,虽然不知道有没有用,不过看着玄乎。”

“捉鬼人?”白玉堂皱眉想了想,“莫非刚才薛白琴看到的女人,是来抓天母的捉鬼人?”

“脚印的确是一个跑一个追,很有可能……”

“不如跟着脚印去看看?“白玉堂问。

展昭点头表示同意,欧阳示意两人等等,朝远处打了个响指……没一会儿,紫影和赭影带着一大群狗飞奔而至。

展昭蹲下摸那只最大的头狗,边啧啧,“狗就是好啊!服从啊!不像猫啊,只吃不干活!”

众人都含笑瞧着他——太谦虚了,你不只吃,也是干活的。

欧阳让头狗闻了闻脚印,这狗是赵普军营专门训练的,立刻会意,追着脚印就冲进林子了。

众人轻功好都跟着,有狗带路也不怕迷路或者找不到营帐。

狗跑出去好远好远,脚印一直都在往前,地上还有斑斑点点的血迹。

众人都不禁感慨——这也太能跑了吧?

终于,十来只狗都停了下来,蹲在了一棵大树下,仰着脸,对着树上狂吠了起来。

众人赶到树下,下意识地抬头看。

就见在树枝上,坐着个人。

那是个一身白衣十八九岁的年轻姑娘,一头黑发,单手托着下巴,斜靠在树枝上,撅着个嘴,歪着个头,瞧着树下的狗,另一只手轻轻晃着一把桃木剑。

展昭看了一眼,皱眉。

那姑娘也眨了眨眼,突然伸手一指展昭,“啊!”

展昭轻轻一拽白玉堂的衣袖,那意思——撤!

见展昭转身就走,众人都有点纳闷,莫非认识的,还有过节?

可展昭刚转身,那姑娘一跃从树上跳了下来,伸手一指,“站住!猫妖!”

……

一句话出口,众人都愣了,就见展昭扶额。

小四子张大了嘴——猫妖?!

“噗。”

就在众人惊愕的时候,白玉堂忍不住笑了一声。

众人都转脸看他。

白玉堂指了指那姑娘,“我知道你是谁了。”

那姑娘一挑眉,笑了,“连鼎鼎大名的锦毛鼠白玉堂都知道我是谁,荣幸荣幸。”说完,小跑着上前,在展昭肩头拍了一下,“你跑什么呀?好久没见了也不叙叙旧就跑!”

众人面面相觑——熟人?

展昭看了看那姑娘,无奈,“你怎么会在这儿?”

“爹爹闭关了,我跑去魔宫玩儿,听外公和红姨说你跑北边雪城来了,我反正也闲着,就跑来了!”那姑娘笑眯眯。

众人听后都一惊——外公?和红姨?殷侯不是只有展昭一个外孙么?

展昭见众人不解,就介绍说,“她叫龙淼淼,家主魔宫附近,外公好友的女儿。”

“姓龙?”赵普想到了个人。

“没错,她爹就是龙九炼。”展昭问。

白玉堂点了点头,“夜叉王龙九炼,魔山后边有条夜叉沟,夜叉宫在里边,龙九炼是夜叉宫的宫主。”

众人了然——哦,原来是展昭的邻居。

龙九炼此乃江湖一大奇人,十分神秘,据说掌管阴阳两界入口,半人半魔,武功奇高但是从来不过问江湖事。他与殷侯和天尊关系密切,但是从来不出夜叉宫,甚少有人见过他。而夜叉宫的具体位置更没人知道了,是个比魔宫还神秘的地方。

龙淼淼从小就跟展昭认识,展昭一看到她就一个头两个大,这姑娘不是一般的麻烦。

“爹爹,她两只眼睛颜色不一样。”小四子突然伸手指着龙淼淼的眼睛,“和九九一样喔!一直眼睛棕色,一直眼睛……嗯,九九是灰色,她是红色的。”

众人都望过去,忍不住皱眉。

龙淼淼一只眼睛眼珠子是红色的,挺好看一个姑娘,看着却是有几分诡异。论长相是不差的,皮肤白净五官清秀,但是嘴角抿着眼睛眯着,似笑非笑,古古怪怪。

“这叫阴阳眼呀!”龙淼淼到了小四子跟前,给他看眼睛,指着棕色那只,“看阳间!”又指着红色那只,“看阴间!”

公孙盯着她眼睛看,“真的能看见?”

“能啊!”龙淼淼点头。

白玉堂看了看展昭——的确有传说夜叉王族龙氏的人都长有阴阳眼,不过之前天尊提起来就撇嘴,说龙九炼是龙神棍什么的。

展昭对着白玉堂使眼色——离那丫头远一点!有她的地方就有麻烦!

“你刚才追天母了?”赵普好奇问。

龙淼淼点点头,“对啊!我看见了,真有三排牙!”

众人都不太相信,“真的?”

“真的!”龙淼淼还挺认真,“真有三排牙!咬了个老头一口,我追了一路,还是叫她跑了。”

展昭将那块令牌交给她,问,“你的?”

龙淼淼瞄了一眼,摇头,“不是啊,我才不用这东西,我还捡到把桃木剑呢。”说着,将手里的桃木剑给展昭看。

两样东西材质接近,看来是同一个人的。

展昭皱眉——难道是别的捉妖人?

“哼哼。”

正走神,就看到眼前一张脸。

展昭往后退了一步,龙淼淼眯着眼睛盯着他的脸看呢。

“干嘛?”展昭莫名心虚。

“你是不是有相好的了?”龙淼淼突然伸手一指展昭,不忘补充问一句,“男的女的?”

展昭嘴角直抽。

众人都望天,顺便有些八卦地侧耳听。

“胡说什么你。”展昭摆手赶她,“你跑出来你爹知道么?”

“别转移话题。”龙淼淼斜着眼睛瞧展昭,“说,你是不是有心上人了?不然为什么一脸春心动的样子!”

“春你个头。”展昭背着手抓着剑往前溜达,“这叫春风满面!”

说完,对一旁白玉堂招手,“别理这丫头,走了,大晚上的不睡觉瞎折腾。”

白玉堂嘴角微微动了动,也没说话,和展昭一起往前走了,欧阳少征见扑了个空,只好带着士兵一起回去。

“春风满面?”龙淼淼抱着胳膊跟在最后边,看着展昭和白玉堂并排往前走的背影,摸下巴,“嗯……有趣喔。”

喜欢龙图案卷集请大家收藏:(www.pptsw.com)龙图案卷集皮皮读书网更新速度最快。

龙图案卷集最新章节 - 龙图案卷集全文阅读 - 龙图案卷集txt下载 - 耳雅的全部小说 - 龙图案卷集 皮皮读书网

猜你喜欢: 我们这里禁止单身[星际][快穿]小衰神的悠闲生活红楼夜话心有猛虎嗅蔷薇我开动物园那些年小甜饼龙图案卷集道医SCI谜案集(第三部)位面交易之原始世界TFboys与她的邂逅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快穿之娇妻SCI谜案集(第二部)[穿书]黑化圣骑士在星辰中浪[星际]异界领主生活SCI谜案集(第一部)网王之萝莉变御姐EXO之予你唯安[网王同人]博君一笑SCI谜案集(第四部)[快穿]小白脸快穿之男配要崛起一朝成为死太监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
完本推荐: 黄泉杂货铺全文阅读最牛兵王全文阅读重生反派女boss全文阅读文娱不朽全文阅读以和为贵全文阅读天下枭雄全文阅读神级升级系统全文阅读刀碎星河全文阅读人道天堂全文阅读英雄信条全文阅读超级仙学院全文阅读人道至尊全文阅读重生之大文豪全文阅读材料帝国全文阅读求魔全文阅读奉旨休夫全文阅读开局富可敌国全文阅读王座攻略笔记全文阅读江山战图全文阅读琴帝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地球至强男人妖龙古帝穿到民国吃瓜看戏农门娇俏小厨娘满级导演帝神通鉴坐忘长生万古邪帝快穿反派boss作死日常神医凰后透视兵王在都市一品容华元始玉箓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空间农女:彪悍辣媳山里汉天命修罗宠物天王逆世魔女:强宠天才妃大唐技师麻烦请叫我上仙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女重生嫡女悍妻快穿:男神,有点燃!重生八零甜宝妻大佬一直爽我的魔法时代超感应假说隋唐君子演义末世大佬的古代日常天神诀

龙图案卷集最新章节手机版 - 龙图案卷集全文阅读手机版 - 龙图案卷集txt下载手机版 - 耳雅的全部小说 - 龙图案卷集 皮皮读书网移动版 - 皮皮读书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