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皮皮读书网 >> 龙图案卷集 >> 【雨夜奇案】

林霄跟林夫子一起回太学。

老头闷声不响在前边走,林霄在一旁跟着,不时拽老头一把,以免他撞到人或者被人撞到。

林霄倒是也没多问,就这么护送着老爷子,一直回到了太学。

到了太学之后,林夫子坐在书房里,发着呆。

正想心思,一股茶香味传来。

老爷子抬起头,就见眼前放了一碗熏豆茶。

老头愣了愣,瞧着茶碗,就见里头有橘色的桔皮、白色的芝麻、还有圆滚滚的绿色熏豆,香气扑鼻。

林萧愣了良久,笑了,“这茶可是有些年头没看见了。”

林霄在一旁坐了,自己眼前也放了一碗,托着下巴说,“这是老太太泡来喝的茶,一般书生不喝。”

“你随身带的熏豆和橘皮?”林夫子好奇。

林萧将一个瓷罐子和一个布兜子放到了桌上,林萧打开瓷罐子看了看,就见里头有腌制好的盐津桔皮拌的白芝麻,那兜子里是烘得干瘪的熏豆。陈夫子家煮饭的奶奶给我的,我喜欢喝这个。

老头盯着茶碗发呆,随后端起来尝了一口,满足地笑了。

林霄见他心情好了,就问,“想到线索啦?”

林夫子笑了笑,“你也是鬼灵精,跟那几个小的是一个德行。”

“那你看着很不开心啊。”林霄喝茶。

“你知道龙图阁有多少书么?”林夫子突然问。

“呃……天下最多的藏卷应该都在里边吧?不算卷宗光藏书量就很惊人了。”林霄回答。

“对啊,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准确地找到卷宗和太学名录,然后拿走,这不是一般外人能做到的事情。”林夫子皱眉。

“应该是很熟悉龙图阁的人吧?”林霄也同意。

“熟悉龙图阁的人只有两种,一是展昭他们那样长进去查案的,说实话,你真让展昭进去他也找不到书的,得要管事带着,包延和公孙先常常帮着整理书卷的,倒是有可能找到。而另一种……”

林霄点了点头,“是太学的学生或者夫子吧?”

“这次不止死的人里有曾经太学的学生。”林夫子叹气,“凶手可能也是太学的人,或者曾经的太学学生。而丢了名录和卷宗,又跟二十年前太学的学生以及金家命案有关,偏偏金家也有太学的人……能进太学的都是天之骄子,可是饱读诗书之后呢?都干了些什么呢……连杨伯都杀了,简直不可原谅。”

林霄看林夫子,果然,老头此时神情黯然,十分的伤怀。

……

“出去晒晒太阳吧?”林霄指了指洒满了阳光的院子,还有石桌上那只正晒太阳的小胖猫。

林夫子点了点头,和他一人端着一碗茶,走到院子里,坐下喝茶。

老头吐了苦水又喝了茶,晒着太阳就没刚才那么憋闷了,换了个话题,问林霄,“你以后想做官?”

林霄摇摇头,表示没兴趣。

“那你为何要来太学念书?”林夫子笑问,“以你的性格,应该想云游四方吧?”

林霄笑了笑,“让我念太学是我爹的夙愿,而且陈夫子也让我来,他是我恩人,他说的我自然要听。”

“哦……梓贵啊……”林夫子点头,又问,“你爹嘱咐你要考太学?”

“我爹当年也考上太学了,他人都到开封了,不过后来没念成,回去了。”林霄道。

林夫子不解,“为什么?”

林霄摇了摇头,表示不清楚,“我爹没说,我就听我娘说我爹回去之后闷闷不乐了好一阵子,不过那应该是在我出生前发生的事情,大概是二十年前了吧。”

林夫子皱眉,看林霄的才学,他爹应该不会是凡夫俗子,这么可惜呢?到了开封都没念成,于是追问,“难道是因为学费?”

林霄想了想,“应该不会吧,我爹做伞比我做得好,我这一把伞不还换了两坛上千两的酒么?”

林夫子点头,“这倒是……那你爹干嘛回去了?对太学不满么?也不对,要是对太学不满,他就不会让你也来了。”

林霄捧着茶碗,不知道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情,笑了笑,“我爹书呆子气很重的。”

林夫子想了想,问他,“梓贵说你父母早逝,是因为什么啊?”

林霄微微地愣了愣,沉默了一会儿,道,“我不知道。”

林夫子皱眉,“不知道?不是病逝或者意外么?”

“我爹娘是十年前死的,被人杀的。”林霄道,“那时候我只有八岁。”

林夫子指了指自己,“我爹娘过世的时候我也八岁,他俩也是被人杀的,不过那时候天下还不太平。”

林霄托着下巴瞧他,“那你被送来太学的时候几岁?”

“跟你差不多。”林夫子喝茶,示意林霄继续说。

“那天晚上,我记得雨下得很大。”林霄回忆着往事,“我夜里被雷声惊醒,醒过来的时候,爹娘都不在身边。”

林霄微微皱眉,继续听。

“我从卧房出来,就看到书房的灯亮着,于是就走过去,然后听到了爹娘在争吵些什么。”林霄道,“我走到门口的时候,房里突然传来了我娘的惨叫声,随后房间里就没声音了,很安静。房门是从里边锁住的,我推不进门。最后我跑去敲隔壁街坊的门,隔壁的叔叔婶婶跑来,撞开门……发现爹娘已经死在房间里了。”

林夫子听完,愣了,“他俩是怎么死的?”

“官府验尸,他俩都是被人以掌击额打死的。”林霄道,“但是我当时没看到有凶手,后窗户开着,凶手大概是从哪里逃走的,书房很乱。之后我就被陈夫子收养了……这些年,陈夫子也一直在调查我爹娘的死因,可还是没有结果。”

“你爹娘平日会争吵么?”林萧觉得这事情相当蹊跷,就接着问。

林霄摇了摇头,“很少,他俩很恩爱,而且我爹是斯文人,很少发脾气。”

“那你听到他们在吵,具体吵些什么?”林夫子问。

“我当时记不得太多,只有一句,听得特别清楚。”林霄道,“我爹说,他一定要去一趟开封,把事情弄清楚。而我娘就让他算了,想想她和我,别再生事端了。”

林夫子沉默良久,点了点头,“所以你来开封念太学,也想调查当年你爹娘的死因么?”

林霄点点头,“嗯。”

“不如找展昭他们帮帮忙?”林萧道,“你爹娘的案子那么特殊,龙图阁里一定存有卷宗,展昭他们还是很可靠的。”

林霄失笑,“嗯,展昭白玉堂么,一个猫一样的吃货,一个挥金如土的帅哥。”

林夫子望天,“那个……只是表面……”

林霄乐了,摆了摆手,“我知道他们可靠,不过貌似最近已经忙不过来了吧,反正我也等了十年了,早破案或者晚破案我爹娘都不会再活过来的,等这次的命案查完了再查我那件也不迟。”

林夫子点了点头,伸手拍了拍林霄的肩膀,“放心,一定会把当年的案子查清楚,你就安心在这里念书。”

林霄点点头,端着茶杯喝茶,边嘟囔了一句,“不过安心好像有点困难,每天那么多人盯梢……”

“嗯?”林夫子没听明白,好奇问他,“什么?”

“哦,肚子饿了。”林霄跑去书房,拿了文房四宝出来,大笔一挥,一幅雪梅图就画好了。

林夫子张着嘴刚想夸一下画得好啊……谁知林霄拿了画拽起老头,“走了,卖了画请你吃好吃的。”

林霄拽着林夫子上了街,随便找了个画铺将画一扔,换了五百两银子就和老头一起奔太白居了。

那画铺的掌柜刚刚将画挂起来,就见门口白影一晃,等明白过来,只见一个高大俊美的黑衣男子站在画铺前,看着他说,“你又怎么了?这一段路你要进几间铺子才满意?”

画铺掌柜的正纳闷,自己不认识这人啊……虽然此人是有点面熟。

这时,却听身后传来人说话的声音,“老鬼,这幅好!”

掌柜的一惊,回头,就见一个一身白衣一头银发的俊美男子正看画呢。

“天尊!”掌柜的嗓门都拔高了几分。

门口的殷候无语……所经之处所有铺子的掌柜的看到天尊都这个反应,跟叫“财神爷”一个调门。

开封府所有卖古玩字画的都认识天尊,天尊来了就表示有银子能赚了。谁都知道这位仙风道骨的爷是个古玩字画痴不过完全不识货,而且手头银子一大把,很容易骗。不过有一点要注意,就是这位是白玉堂白五爷的师父……这古玩字画是真是假值钱不值钱,只要拿回去五爷一过眼就知道了。如果拿假货骗天尊,那么最好在卖掉东西后半个时辰内立马卷铺盖远走高飞从此隐姓埋名深居简出,不然得罪锦毛鼠下场不堪设想,而且随时随地有被抓去开封府治个骗钱的罪名蹲大牢。于是乎,开封府的商人们心里都有底,卖给天尊的一定要是真货,稍微贵点儿倒是没所谓。

掌柜的看到天尊眉开眼笑,同时想到门口这位黑衣服的是睡了,这是展昭的外公殷候啊!一起走的时候见到过。

于是,掌柜的嘴甜就招呼,“天尊好眼光啊!这是我镇店之宝!”

殷候望天,每个卖画的都这套词,这都是一个师父教出来的么?!

掌柜的又往里边请殷候,“这不是展大人的外公么!贵客啊,里边请里边请,坐下喝杯茶。”

殷候本来臭着的脸在听到“展大人的外公”几个字后立刻缓和了,心说开封府的买卖人一个两个嘴都那么甜呢?于是“勉为其难”走进去,坐下等天尊。

天尊看上的,正是刚才林霄拿来卖的雪梅图。

天尊抱着胳膊道,“这图我以前见过啊,多少银子?”

“嘿嘿,一千两。”掌柜的眯眼笑,这种买卖最好做了,因为不是古画,不存在真假的问题。刚才拿画来卖那个少年不知道什么来头,不过内行看门道,这画别说卖一千两,两千两都有人买!那人却只要五百两就跑了,简直是来给他送银子的。

“公道啊……”天尊摸着下巴走来走去欣赏那幅画,“我十年前在杭州的时候见过差不多的,那幅是雪松图,画得好啊!一个抱着娃娃的书生在伞铺卖的,可惜下手晚被人抢走了。”

印欧瞧了瞧他,“十年前?还杭州府……你连中午饭吃的是什么都记不住。”

天尊拿眼白瞧他。

殷候不想管他,前两天展昭还跟他打商量,让他让这点天尊……算了,就当给外孙个面子。

天尊凑近瞧那幅画,随即一拍手,“诶!墨还没干呢!那书生呢?”

掌柜的就道,“书生已经走了。”

“啊……”天尊惋惜,“能碰到就好了,那年他看我没买着雪松图不高兴,就说给我再画一幅。可惜半道有个人来找他,他说有事要关门,晚上给我画,让我第二天再去买。谁知道第二天去他家铺子都封了……说是出了人命案子。”

殷候皱眉看天尊,“所以说不是玉堂的问题也不是昭的问题,带衰那个是你?”

天尊眯着眼睛斜殷候,边将银袋摸出来给掌柜的,边问,“那书生什么样啊?我看看跟欠我一幅雪松图的是不是一个人。”

“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孩儿,不修边幅的样子。”掌柜的回答。

天尊一愣,摸着下巴寻思,“不对吧……当年那书生都二十多了,这都差不多有十年了,得有个三十多岁了吧。”

掌柜的一个劲摇头,“那个没有啊,看着好年轻。”

天尊眨了眨眼,拿着画犯嘀咕,“难道不是同一个人?可是这画风很特别我记得啊……”

掌柜的也点头,“这画风的确特别,我这些年卖画都没见过一样的。我刚才跟他说了,要是有画再来,下次来了我帮你问问。”

“好啊好啊。”天尊一个劲点头。

“喂。”殷候突然拍了拍天尊,伸手一指前方,示意他看。

天尊抬头,就见前边的大路上,展昭白玉堂他们一行人匆匆拐进了正对画铺的一条巷子。

天尊一喜,拿着画就跑去给白玉堂献宝。

“唉!”掌柜的手里还捧着天尊扔给他的钱袋,“天尊!”

天尊却已经没影了。

殷候叹了口气,伸手拿过那钱袋,抽出一千两银票来给了掌柜的,便摇头往外走边磨牙,“这么败都没败光,白小子家底是有多厚……”

殷候说着从画廊的台阶上下来,却见斜刺里有人跑过来。

殷候余光瞥见,往后略撤了一步,眼前一个年轻人急匆匆跑过,他似乎没看到殷候。

殷候下意识地瞧了一眼,觉得这年轻人的衣服有些眼熟,想了想,貌似是白玉堂家附近那所金碧辉煌的书院的学生袍,那是个什么书院来着?

殷候边过马路,边多看了一眼,就见那书生往前跑,鬼鬼祟祟的,似乎是在跟踪什么人。

殷候又后退了一步,往远处看,前方,接近路口拐角的地方,有两个人正拐弯,走得不快,一个是个个子挺高的年轻人,而另一个,殷候从背影和那身太学夫子的袍子认出来,应该是太学的院长林萧老头。殷候又看了看那跟在后边的学生……这人是在跟踪林萧么?

觉得事有蹊跷,殷候就想跟去看看,可还没走几步,就听到身后“呼”一下。

殷候回头,天尊跑过来抓住他袖子,“老鬼,才过个马路你就迷路,还好我回来找你,这边!”

说完,天尊拽着殷候跑去巷子里了,而这条巷子,正是展昭等人按照陈夫子纸条上写的地址来找“鬼知道”的,那条巷子。

喜欢龙图案卷集请大家收藏:(www.pptsw.com)龙图案卷集皮皮读书网更新速度最快。

龙图案卷集最新章节 - 龙图案卷集全文阅读 - 龙图案卷集txt下载 - 耳雅的全部小说 - 龙图案卷集 皮皮读书网

猜你喜欢: 地府全球购我开动物园那些年快穿之娇妻心有猛虎嗅蔷薇SCI谜案集(第二部)小甜饼修真界最后一条龙异界领主生活SCI谜案集(第一部)SCI谜案集(第三部)龙图案卷集[网王同人]博君一笑网王之萝莉变御姐位面交易之原始世界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在星辰中浪[星际]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一朝成为死太监[穿书]黑化圣骑士SCI谜案集(第四部)无限建城[快穿]小衰神的悠闲生活[快穿]小白脸道医TFboys与她的邂逅快穿之男配要崛起
完本推荐: 独步天下全文阅读未来军医全文阅读征服11区全文阅读女总裁的贴身高手全文阅读人道至尊全文阅读通天大圣全文阅读我的老妈是土豪全文阅读资本大唐全文阅读保卫国师大人全文阅读朝阳警事全文阅读朱雀记全文阅读异世为僧全文阅读三界血歌全文阅读禁区之雄全文阅读武唐攻略全文阅读诛砂全文阅读生随死殉全文阅读补天记全文阅读最强基因全文阅读娇宠令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我家后门通洪荒挖掘地球重生嫡女悍妻刃千谜游戏之狩魔猎人极品妖孽至尊军嫂重生记万界之全能至尊魔邪之主映照万界快穿:炮灰女配要反攻天神学院重生之苍莽人生驸马要上天太古龙象诀纨绔天医魔帝的天界小公主这个游戏不简单穿越火线之英雄有梦镇世武神剑骨麻烦请叫我上仙一剑飞仙那年夏天,栀子花开剑徒之路错嫁权臣:此生岂服输鱼不服九龙圣祖摄政王他叫我小祖宗嫁入豪门77天后

龙图案卷集最新章节手机版 - 龙图案卷集全文阅读手机版 - 龙图案卷集txt下载手机版 - 耳雅的全部小说 - 龙图案卷集 皮皮读书网移动版 - 皮皮读书网手机站